mg电子游戏摆脱大奖|mg电子天平
<
>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發現上饒 > 歷史人文 >

朱虹、曉毅:辛棄疾在江西

www.cisqf.tw  發布時間:2019-07-26 15:24  文章來源:江西風景獨好

辛棄疾,字幼安,號稼軒,歷城(今山東濟南)人,我國歷史偉大的豪放派詞人、愛國者、軍事家和政治家。

辛棄疾生于1140年,逝于1207年。其所生活的時代,正值南宋與金朝南北分峙、民族矛盾十分尖銳的時期。彼時的南宋,偏安東南,茍安享樂,而中原地區的人民不滿金朝統治,不斷掀起抗金起義的浪潮。22歲的辛棄疾就是在這種背景下,參加了抗金起義,而后歸依南宋。南歸初期,辛棄疾一心抗金,力圖恢復中原,可朝廷對北伐之事并不感興趣,只是讓辛棄疾輾轉各地擔任地方官員。公元1181年,辛棄疾被彈劾免職,先后閑居上饒帶湖、鉛山瓢泉等地。之后,又有兩次被啟用的機會,但時間都不長。公元1207年,辛棄疾病逝于鉛山瓢泉,墓葬鉛山縣永平鎮瓜山虎頭門。

一 軍事天才

他是有勇有謀卻又不得志的軍事將領。他22歲就舉起義旗,加入耿京領導的義軍,擔任掌書記。和辛棄疾關系相好的義端和尚隨他一同加入耿京陣營,但是義端有了叛變之心,盜走了辛棄疾所掌管的帥印去金營邀功。耿京知道后大發雷霆,問罪辛棄疾。辛棄疾深知難辭其咎,立下軍令狀要追回帥印。他策馬狂奔,追上義端和尚,手起刀落,義端身首異處。1162年,辛棄疾南下聯絡南宋,在此期間,起義軍中發生內訌,耿京被叛徒張安國殺害。辛棄疾得知后,怒發沖冠,率領50騎兵,奇襲金營擒拿張安國,交南宋梟首示眾。可謂“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其年僅23歲。洪邁稱贊曰“壯聲英概,懦士為之興起,圣天子一見三嘆息”。南歸宋朝后,他曾考察戰局,分析宋金形勢,寫成《美芹十論》進奏朝廷,稍后又進獻北伐計劃書《九議》,致力推進光復中原大業。1180年,辛棄疾在湖南創置“飛虎軍”,“雄鎮一方”,這支部隊也成為長江邊上最好的防守部隊。可是,朝廷中的主和派對辛棄疾十分忌憚,不僅不對其委以重任,反而不時打壓彈劾。他心情十分郁悶,只有在醉酒之后,辛棄疾才能“挑燈看劍”,只能在夢里,才能“吹角連營”。他率百萬雄兵,北伐征戰的愿望終難實現。

二 治世能吏

他是政績卓著卻又不被重用的治世能吏。在辛棄疾南歸后的前20年時間,他輾轉于江西、江蘇、湖北、安徽等地,先后擔任江陰簽判、建康通判、滁州知州、江東安撫司參議官、江西提點刑獄、京西轉運判官、江陵府兼荊湖北路安撫使、隆興知府兼江西安撫使等職務,他關切民生、民力,每到一地,必有政績。公元1172年,辛棄疾知滁州。滁州正當江淮要沖,地位重要,但由于連年天災戰亂,經濟蕭條,土地貧瘠,人口稀少,商賈不至。辛棄疾到任后,首先張貼布告,招撫四方百姓,將官府的庫銀貸給他們,給流離失所者土地、農具、耕畜、糧種,鼓勵安家落戶,恢復生產;然后上書朝廷,要求對滁州以邊境之郡待之,免去歷年所欠朝廷的賦稅;他制定政策,宣布凡過往滁州的商賈只收取過去稅收的十分之三;他還組織百姓砍伐木材,燒制磚瓦,恢復重建了市區的商店旅社。經過了艱苦的努力,不到一年時間,地方經濟復蘇,百姓安居樂業,商賈們紛紛涌進滁州,財稅日增,這里很快成為兩淮地區商品的集散地,一改往日荒涼、蕭條的景象。

贛州郁孤臺

1175年7月,辛棄疾到贛州任江西提點刑獄,三個月的時間就平定了茶商軍的叛亂。在到贛州的第二年,他途經造口遙望郁孤臺,吟唱出了一闕充滿豪放之情的《菩薩蠻》:

郁孤臺下清江水,中間多少行人淚。

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

江晚正愁余,山深聞鷓鴣。

 

1180年,辛棄疾第二次調任隆興府(南昌)知府兼江南西路安撫使。當時江西發生嚴重的旱災,糧食歉收,物價飛漲。辛棄疾到任后貼出告示:“閉糶者配,強糴者斬”。南昌的物價頓時穩定下來,辛棄疾還把所買十分之三的糧食撥給了正處于饑荒中的信州。每到一地,他都取得了公認的政績。很可惜,每當他準備大干一場之時,朝廷的調令又到了。

三 詞中之龍

他是我國歷史上最偉大的詞作家之一。宋代是詞作的高峰,辛棄疾和蘇軾共同創造了宋詞的巔峰,人稱蘇辛。有人稱辛棄疾為“人中之杰,詞中之龍”。王國維稱贊曰“幼安之佳處,在有性情,有境界”。他在《人間詞話》中,引用了辛詞名句“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作為讀書治學的最高境界。毛澤東主席多次說他喜歡讀蘇東坡、辛棄疾,在他故居藏書中,圈畫得最多的是辛棄疾的詞,約98首,有的甚至是反復圈畫,其詩詞風格也深受辛詞影響。著名學者葉嘉瑩評價辛棄疾說“他在詞中所做出的開拓和成就,不僅超越了北宋的蘇軾,而且也是使得千百年以下的作者一直感到難以為繼”。辛棄疾繼承了蘇軾的豪放詞風,而又把詞的創作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度,形成了中國詞史上的豪放流派。以蘇、辛為代表的豪放派與傳統的婉約派平分秋色,給后世詞壇產生了深遠影響。辛棄疾不僅是南宋最偉大的詞人,而且是我國歷史上最偉大的詞人之一。

雖然辛棄疾的詞作主流是豪放風格,如“道男兒到死心如鐵,看試手,補天裂”。但是其詞在沉雄豪邁中不乏細膩輕柔。比如,《滿江紅·敲碎離愁》中“敲碎離愁,紗窗外、風搖翠竹。人去后、吹蕭聲斷,倚樓人獨”。古人論詞,往往將其人品與詞品結合起來進行考察。“器大者聲必閎,志高者意必遠”,辛棄疾在用他的生命去寫詞,把他的理想抱負和性格特色融入到辛詞里。他一生都北望中原,致力于北伐收復中原,要積極備戰,向上奮發。可是他向上奮發的力量卻一直面臨著向下打壓的力量,幾次遭到讒毀、罷免,他歸依南宋后的40多年中竟有20多年是閑居家中。所以他的詞中,有理想浪漫和現實殘酷的兩種對立力量在激蕩盤旋,讓讀者更覺得百轉千回,韻味深長,悲嘆不已。比如,在《破陣子·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中,他剛寫完“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達到人生理想的巔峰,忽然一句“可憐白發生!”又打回原形回到殘酷現實。

《破陣子·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

沙場秋點兵。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

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

可憐白發生!

 

據統計資料數據,辛棄疾現存詞作篇數629篇,在兩宋詞人中居第一,又就詞集的版本、數種詞作在歷代詞話中被品評的次數、當代研究評論著作的篇數、歷代詞選入選的詞作篇數和當代詞選入選的詞作篇數這5項指標綜合衡量,辛棄疾在宋代詞人中同樣高居榜首。由此可見,辛棄疾的詞作在中國詞中的地位和在歷史上的深遠影響,他確實可進入中國最偉大的詞作家之列。

四  退隱江西

辛棄疾生命中近一半的時間都在江西度過。根據歷史學家鄧廣銘先生的《辛棄疾年譜》統計,辛棄疾在江西呆了27年,贛州、南昌、上饒都留下了辛棄疾的足跡。1175年7月至1176年秋,辛棄疾在贛州擔任江西提點刑獄;1177年冬至1178年秋和1180年冬至1181年冬,辛棄疾兩次在南昌任職,均擔任隆興府(南昌)知府兼江西安撫使。除此之外大部分的時間在上饒的帶湖和瓢泉,《稼軒詞》600余首,超過一半作品寫于帶湖與瓢泉。

1180年在南昌為官時,辛棄疾就想在上饒建園林式的莊園,安置家人定居。他根據帶湖四周的地形地勢,親自設計了“高處建舍,低處辟田”的莊園格局,并對家人說:“人生在勤,當以力田為先。”因此,他把帶湖莊園取名為“稼軒”,并以此自號“稼軒居士”。

上饒鉛山瓢泉

 

1182年開始,辛棄疾開始閑居上饒帶湖,帶湖和鉛山縣的瓢泉成為他生命中長期的住所。這一年,辛棄疾寫下了《水調歌頭·盟鷗》:

帶湖吾甚愛,千丈翠奩開。

先生杖屨無事,一日走千回。

凡我同盟鷗鷺,今日既盟之后,

來往莫相猜。

白鶴在何處?嘗試與偕來。

 

破青萍,排翠藻,立蒼苔。

窺魚笑汝癡計,不解舉吾杯。

廢沼荒丘疇昔,明月清風此夜,

人世幾歡哀?

東岸綠陰少,楊柳更須栽。

 

江南廣袤。為何獨選上饒?因為辛棄疾既想為國效命,期待朝廷啟用,又想與美麗山川相伴。洪邁《稼軒記》說,“國家行在武林,廣信最密邇畿輔。東舟西車,蜂午錯出,勢處便近,士大夫樂寄焉。”當時,南宋朝廷偏安于臨安,距離信州只有八百里行程。進,可以即刻入朝;退,可以歸隱林泉。而且上饒這個地方風光秀麗、上風上水、民風淳樸、物產富饒,宜居宜業宜游在全國名列前茅,很多北方南遷的名門望族都聚集于此。開始,他曾設想在上饒只是短暫閑居,不用多久即會被啟用,而沒想到這一閑就是十年多的時間,由青絲變白頭。

也罷也罷,既然英雄無用武之地,不如結盟鷗鷺,相伴山水,過一段愜意舒適的田園生活。在這片安寧的土地上,在恬淡的田園生活中,詞人與自然同行,與風月同醉,書寫下大量不朽的詞作…

比如,“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的《賀新郎》,“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的《清平樂》。在帶湖居住時,他經常到上饒黃沙嶺附近游玩、講學,一天,當他經過黃沙嶺驛道時,眼前景色令他陶醉,明月、清風、驚鵲、鳴蟬、蛙鳴,他揮筆寫下《西江月·夜行黃沙道中》。

明月別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

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

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

舊時茅店社林邊,路轉溪橋忽見。

    隨政治仕途之變而變的,是辛棄疾的詞作風格。從前期的激情澎湃、憂國憂民,到后期的閑云野鶴、寄情山水,從中可以看出他關注視角和內心情懷的轉變。

今天的帶湖早已不見蹤跡,辛棄疾的帶湖莊園也不見了蹤影。有意思的是辛棄疾在帶湖的住所緊靠茶圣陸羽所定的天下第四泉,我們想從中考證是否辛棄疾因為泉水而居住在帶湖,但求而未得。或者,這是一種歷史的緣分,來自泉城的辛棄疾注定一生與泉水分不開。

    1186年,辛棄疾到鵝湖山一帶覓泉,來到桐木江岸的奇師村,發現村旁的瓜山山麓有一口周氏泉。因形狀似瓢,辛棄疾取孔子“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的含意,取名為瓢泉。夜闌,星疏月朗泉嗚咽,徹夜無眠,浮想聯翩,賦詞一首,抒發內心的驚喜之情,即《洞仙歌·訪泉于奇師,得周氏泉,為賦》:

飛流萬壑,共千巖爭秀。

孤負平生弄泉手。

嘆輕衫短帽,幾許紅塵,

還自喜,濯發滄浪依舊。

人生行樂耳,身后虛名,

何似生前一杯酒。

便此地、結吾廬,待學淵明,

更手種、門前五柳。

且歸去、父老約重來,

問如此青山,定重來否? 

翌年正月,辛棄疾重訪瓜山奇師周氏泉,將此泉及房屋商購門下,決意在泉邊建個茅草書樓。不久,茅樓建成,改奇師村為期思村。期思者,期待與希冀也。如此易名,無疑寄托了詞人那結束南北分裂局面的殷切愿望和東山再起為之奮斗的耿耿胸懷。而后,他便來往于上饒帶湖和鉛山瓢泉間。

1188年秋天,陳亮(字同甫,1143—1194)寫信給辛棄疾和朱熹,相約到鉛山紫溪商討統一大計。后,朱熹因故未能與會。這年冬的一個雪天,浙東愛國志士陳亮來訪,好友相會話語多,二人鵝湖同憩,瓢泉共酌,長歌相答,極論世事,逗留彌旬乃別。留下了中國歷史上一段佳話—“第二次鵝湖之會”。

斬馬亭

1196年,辛棄疾57歲,農歷六月,帶湖莊園發生火災,房屋毀于灰燼。這次火災,使免職在家的辛棄疾傾家蕩產,大病一場。后遣散家里的全部歌妓。農歷八月,他搬遷到鉛山縣的期思瓢泉居住。在那里,他度過了人生最后的時光。他把精力用于寫詞,會友。無奈,身上的錢也越花越少,身體也大不如前。       

1203年,辛棄疾先后被起用為紹興知府、鎮江知府等職。1205年秋,又被罷官,辛棄疾懷著滿腔憂憤回瓢泉。1207年秋,68歲的辛棄疾,身染重病,朝廷再次起用他,任他為樞密都承旨,令他速到臨安(杭州)赴任。詔令到鉛山,辛棄疾已病重臥床不起,只得上奏請辭。這年農歷九月初十,他帶著憂憤的心情和沒有實現的遺愿離開了人世。臨終前大呼:“殺賊!殺賊!”

辛棄疾是一位有著傳奇經歷又飽受爭議的歷史人物。有人說他殺人如麻,有人說他生活奢華。我更覺得他是一位被歷史錯位而成的文學家。他一身武藝,可深入虎穴,縱橫沙場。但卻退居上饒,聽曲弄詞。他終生北望,有說不盡的憂愁。中國的歷史少了一位像霍去病、岳飛般捷報頻傳軍功至偉的大將軍,南宋王朝也少了一次又一次北定中原的機會。對于辛棄疾個人而言,是人生的悲劇。但有辛棄疾在,中華民族的歷史上多了一位化武成文、創造宋詞之巔的作家,中華文化的詞庫中多了一篇又一篇傳誦千年的經典名篇。辛棄疾和辛詞給以柔為美的宋詞注入了剛柔相濟的元素,也為中華兒女的精神世界里中注入了英武豪邁、奮發圖強的民族基因。對國家和民族而言,也是值得慶幸的大好事。

    [ 責任編輯:大樹 ]
    mg电子游戏摆脱大奖 黄金五星毒胆计划软件 新中国象棋免费下载安装 快3和值大小计划软件 ag金龙珠怎么爆 3d包胆玩法 2019飞镖世界比赛 欢乐生肖开奖号码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助手 北京时时赛车怎么买 网上奔驰宝马